十年夜雨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明策——PY是什么?

 存一下,一个小脑洞,不好吃不要打脸


月朗星稀,拉塞尔穿过翡翠海,避开正为了矿车打得你死我活头破血流的浩气恶人,去往阴风峡采集矿石。除了来历练的小号、不停放毒刹刷刷刷的工作室和被觅宝会和黑市坑过来参与混战的侠士外,黑戈壁北面这一带鲜少有人涉足。

        拉塞尔孤身一人,无聊地挥动着铁镐,敲打矿石的声响回荡在峡谷中,几乎要盖过远处马贼们厮杀的吵闹。于是在这样一个夜晚,这样一种环境中,拉塞尔作为一只单身了95级的喵难免有些寂寞。因此他又开始按照惯例妄图在世界频道上撩到一只军爷:“撩个军爷来进行肮脏的PY交易#鄙视”

        “反正不是被刷过去就是被一波复制,密我的从来都是工作室,污一点也没关系罢。”拉塞尔这样自暴自弃又有些懊恼地想着,又开始挥动起铁镐来,却在挖矿声中敏锐地捕捉到「叮——」地一声异响。

       「徐靖」悄悄地对你说:是真喵姐吗?

         看了看对方的信息,原来是一只恶人谷的兔策,穿着白儒风,整个人看起来软软的很好欺负呢,拉塞尔不禁露出了奇怪的笑容。然而回过神来,低头看了看自己平坦的胸部和大大咧咧露出来的八块腹肌,并不能理解军爷为什么会以为自己是个喵姐啊。当然心机如拉塞尔,有色心没色胆久撩不到策的拉塞尔,并不打算明确地纠正对方自己的性别。

        你悄悄嘀对「徐靖」说:都说了是肮脏的py交易你觉得我是真还是妖?

        这条信息发过去后对方半晌没有回应,拉塞尔等了一会儿,干脆放下铁镐,坐在沙砾上,两只手扒住矿石,苦兮兮地想:“我真是蠢,这话说得太明显了,早知道先骗他好了,到嘴的策子撒腿跑了。”

      「叮——」

      「徐靖」悄悄地对你说:但我想撩个喵姐

         拉塞尔更加沮丧了,果然被识破了啊,另一方面却又觉得这个军爷直爽又放荡,真是可爱得不得了,这样一来又更加后悔了,然而也只能装作豁达地发一句“哈哈哈你真是耿直得可爱”过去。说完卡塞尔简直想抱着这颗天青石嚎啕大哭,纪念他还没开始就结束的爱情。

      「徐靖」悄悄地对你说:PY是什么啊?

        拉塞尔沮丧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徐靖的这个问题给他带来了无尽的希望:感情他并不知道py什么意思呀?!知晓身份没暴露后,卡塞尔整个人都十分雀跃,由是故作高深地想要逗逗对方。

        你悄悄地对「徐靖」说:这个…既然不知道就还是不要知道了吧

        对方果然不依不饶,一直坚持地问py是什么,拉塞尔只觉得他可爱,连打字错打成pv也是萌点,整个人不由得荡漾起来。

        你悄悄地对「徐靖」说:py就是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某个部位

      「徐靖」悄悄地对你说:脖子以下??什么东西,还是没懂

         都说到这份上了,还是没有搞懂,看来不能怪我太黑心,只能怪你太蠢了。拉塞尔轻笑一声,盘算着着怎么把人骗去见一面。

     「徐靖」悄悄地对你说:去扬州,我们面个基

         军爷这么主动,拉塞尔稍微有些诧异,转念一想对方误以为自己是个妹子,倒也能理解了。于是装作很吃惊地样子发了一串“啊?????”过去

      「徐靖」悄悄地对你说:不见一下怎么知道帅不帅呢

         你悄悄地对「徐靖」说:我可是很帅哒#讨厌

       「徐靖」悄悄地对你说:#可怜

         虽然明确地知道军爷说的帅不帅是指他自己,拉塞尔还是忍不住用软妹子的口吻调戏了一下。“反正我说的也是实话”,拉塞尔不要脸地摸摸鼻头,望着天上的月亮在心里这样默默地说。

      「徐靖」悄悄地对你说:我到扬州了

        你悄悄地对「徐靖」说:嗯,我马上过去

         徐靖背着长枪在敬师堂侧等着,手略微紧张地绞着长长垂下来的翎羽又抚平。虽然最近转PVE了,但是妹子们都很喜欢儒风的样子,老是垂耳兔垂耳兔地叫着,所以徐靖特意拓印了一套以前穿的阵营套穿在身上。他身旁正好是不知道哪对师徒栽下的桃花树,衬着少了许多杀伐气的儒风套倒也很好看。不过也许不能说正好,因为徐靖是特意走到这棵树下等人的。“女孩子大多喜欢这些,这位喵姐应该也不例外吧?”徐靖想着有些窘迫地挠了挠脸颊。

         徐靖想撩喵姐好久了,奈何一直撩不到,今天正好看到一个在撩军爷,虽然说的话不太懂,但还是大着胆子密聊过去了。说话的时候好像有点过于直白呢,不知道她会不会不喜欢呢?徐靖这样想着又不由得想起那个叫拉塞尔的喵姐夸自己可爱,脸上和耳朵又红了一片。不过一个女孩子叫拉塞尔这种名字真的没问题吗?PY到底又是什么东西呢?

        这厢正想得入迷,背后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估摸着是拉塞尔到了,徐靖正要回头,忽然腰上多了一只手,把自己搂得紧紧的,还有一只不怀好意地抚上了臀,恶意地揉搓了几下。

        徐靖正要发作,来人的下巴抵上他的肩,将徐靖整个人揽在怀里,呼出的热气吹拂在敏感的耳侧,拉塞尔几乎是吻着他的耳垂用低沉的嗓音在说话:“情圆圆,我来亲自给你示范肮脏py交易是怎么进行的了。”

没了【。

后续大概就是由于策子刚转PVE一身装备不怎么样被1W7的PVE喵哥逮着啪了好几顿,事后策子就换回1W8的PVP装追着喵哥从风雨镇踩到了东篱寨。由于喵哥是个蘑菇党根本打不过换了装备的策子,只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从此沦为妻管严【咦

评论(10)

热度(17)